新聞中心  /  NEWS CENTER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主頁 > 新聞中心 > 專題專欄 > 學習宣傳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 >
敢為天下先 愛拚才會贏 ──“晉江經驗”啟示錄
來源: dota2赛事押注集團

一座縣城,因砥礪奮進而滄桑巨變,在中國改革開放史上寫下耀眼篇章。

一種經驗,因高瞻遠矚而曆久彌新,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的重要路標。

今年,中國改革開放迎來40年,習近平同誌提出“晉江經驗”16年。

“銳意改革、大膽創新,闖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經濟發展道路”“規模經濟+外向型經濟+特色產業+山海協作+服務型政府”“六個始終堅持、正確處理好五個關係”……“晉江經驗”成功於改革開放的偉大創舉,也印證了拚搏奮鬥的無窮力量和累累收獲。

回溯“晉江經驗”的形成過程,一條線索清晰可見:改革開放的天時,憑海臨風的地利,愛拚會贏的人和,匯聚起晉江“由農到工、從貧到富、由弱到強”跨越的澎湃力量。

從“高產窮縣”到“全國十強”:小縣城擁抱大時代,草根經濟韌性生長

晉江,一座因改革開放迎來新生和巨變的閩南縣城。

2001年,晉江全市生產總值突破300億元,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總量翻了七番之多,平均三年翻一番,等於每三年就在已有的基礎上再造一個晉江,實現了從“高產窮縣”到“福建第一”“全國十強”的驚人跨越。一時間,“晉江速度”“晉江奇跡”在福建省乃至全國範圍內備受矚目。

“晉江經驗”的總結,正是對於晉江特色道路與發展規律的尋根溯源。

在福建工作期間,習近平同誌始終高度關注晉江發展,6年中7次深入晉江,進基層、下企業、訪農村。2002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習近平撰文總結晉江發展成就和實踐探索,提出了以“六個始終堅持”和“正確處理好五個關係”為核心內涵的“晉江經驗”:

──始終堅持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和發展的根本方向,始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經濟,始終堅持在頑強拚搏中取勝,始終堅持以誠信促進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始終堅持立足本地優勢和選擇符合自身條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經濟發展,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的引導和服務。

──處理好有形通道和無形通道的關係,處理好發展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之間的關係,處理好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關係,處理好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關係,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係。

通過廣泛深入的調研,放眼國內外改革發展大勢,探究獨特的閩南地理人文環境,把握政府、市場與企業多方關係,“晉江經驗”深刻總結了改革開放以來縣域樣本晉江發展的時代性、規律性和典型性。

晉江,地處福建泉州,三麵環海。

囿於人多地少、海防前線的縣情,加上計劃經濟體製束縛,改革開放前,晉江還是遠近聞名的“高產窮縣”,人均地區生產總值、人均收入都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相當一部分人連溫飽都不可得。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宛如一聲春雷,讓神州大地江河解凍、萬物複蘇,晉江奇跡由此播下了種子。

深受短缺經濟之苦,又背靠海外華僑資源,彼時的晉江,一大批有誌氣、有拚勁、肯吃苦的農村“能人”懷著擺脫貧困的初始夢想,毅然決然“洗腳上田”、勇闖新路,晉江迎來了草根工業崛起。

出生於1935年的勁霸男裝創始人洪肇明,家裏有10個兄弟姐妹,直到30歲還沒成婚,一大家子人擠在4間破木板房裏。人多地少資源貧乏,長期擔任村支書的洪肇明看得明白:隻有經商辦企業才能讓一家人過上好日子。

讓洪肇明“做夢都不敢想”的是,變化竟如此天翻地覆:放下鋤頭拿起裁剪刀,把家裏門板卸下來當第一張“裁床”,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勁霸公司已經擁有了1萬多平方米的廠房、300多名工人,固定資產超過1000萬元。

祖籍晉江青陽鎮蓮嶼村的華僑莊垂賢,當年是菲律賓的“鐵索大王”。深感於鄉親們日子艱難,老莊每次返鄉都要辦一件善事:在路邊支上幾口大鍋,燉上紅燒肉,煮好白米飯,凡是路過鄉親都可以放開肚皮吃個飽。

老鄉們吃得開心,老莊卻覺得心酸:幾頓飽飯隻解一時之饑,發家致富還須長遠之計。1984年,由莊垂賢投資的“晉江青陽蓮嶼華僑塑料廠”掛牌成立,成為晉江第一批“三資”企業。而僅僅10年之後,晉江“三資”企業接近千家,總產值超過80億元。

回望來路,品味蹚過的種種“風風雨雨”,更見思變之迫切、改革之勇毅。

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晉江就出台了“五個允許”:允許群眾集資辦企業、允許雇工、允許股金分紅、允許隨行就市、允許供銷人員按供銷額提取業務費,點燃了鄉村工業化的“星星之火”。

發展前行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

1985年, “晉江假藥案”震驚全國,起步不久、勢頭正高的晉江民營企業麵臨嚴峻考驗,遍布全國各地的晉江“產銷大軍”一時間連住店都成問題。

痛定思痛,重新出發。晉江人由此樹立“誠信是金、誠信是命”的信條,以超前的眼光提出“質量立市”和“品牌立市”戰略,整合“小、散、亂、雜”的草根業態,在追求市場做大的同時堅持質量做好、企業做強、品牌打響。

一路先行的晉江總是比別人更早觸及矛盾,更早碰到難關,也總是勇於闖關,一往無前。

晉江的特色發展之路是什麽?上世紀90年代,學界專家總結了著名的“晉江模式”──以市場經濟為主、外向型經濟為主、股份合作製為主、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而放眼全國,當“晉江模式”開始嶄露頭角,珠三角、蘇南、溫州等地,也都在探索符合本地實際的農村工業化道路。

實踐是思想之源,思想之光指引實踐。

從日新月異的“晉江速度”到“三為主、一共同”的“晉江模式”,再到“六個始終堅持、正確處理好五個關係”的“晉江經驗”,既立足晉江看晉江,更跳出晉江看晉江;既總結過往成敗得失,更把握未來發展方向;既指明晉江發展的先導和指導意義,更激勵晉江發展與時俱進、不斷創新。

2017年,晉江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981.5億元,一縣占到了福建全省經濟總量1/16左右。從百億元級企業到千億元級產業集群;從製造基地走向品牌之都、體育之城……“晉江經驗”提出以來的16年裏,晉江“始終堅持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和發展的根本方向”,縣域經濟實力持續位居“全省第一”和“全國十強”,成為全國縣域經濟發展的典範、中小城市建設的樣板。

從“愛拚會贏”到全麵發展:以接力奮鬥踩準時代鼓點,以改革創新攻克前行難關

2017年初,一張照片在微信朋友圈引起不小的震動:身家百億的恒安集團CEO許連捷在機場候機廳吃泡麵。照片背後,是這位65歲的“閩南民企先驅”放棄“退休”,再度出山。

許連捷13歲開始“提籃小賣”,這位至今喜愛吃地瓜稀飯的晉江“創一代”這樣解釋自己的複出:“恒安的銷售一度下滑,作為企業創始人,義不容辭要和大家共渡難關。我重返一線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百年千億恒安的發展藍圖。”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這首晉江幾乎人人會唱的閩南語歌曲《愛拚才會贏》,濃縮了晉江人最為寶貴的人生信條。

在福建省內,素有“睡不著的晉江人”之說。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晉江廣大幹部群眾和企業家們,一直在市場競爭最為激烈、附加值最薄的傳統製造業領域摸爬滾打,“始終堅持在頑強拚搏中取勝”,逆境求生、遇挫不棄成為晉江人的鮮明特質。

晉江人的“拚”,首先是一種堅持,對實業、本業、主業的堅持。

專注於一雙鞋、一片紙、一顆糖、一把傘……以民生產品製造為主的實體經濟是晉江產業的根基。多年來,麵對外部市場變化、勞動力成本上升等考驗,麵對脫實向虛的“熱錢”“快錢”等誘惑,晉江企業家們心無旁騖,踐行著“說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的理想追求。

安踏的故事正是如此。1980年,晉江農民丁和木賣掉所有值錢的家當,湊得1000塊錢從家庭作坊開始創業。1991年,安踏公司成立,寓意生產的鞋子“穿著很安全,能夠踏踏實實走路”。

1995年,丁和木退居二線,其子丁世忠接班,安踏也賦予了新的含義,即“安心創業,踏實做人”。從拉著600雙鞋子闖蕩北京到造就如今市值千億港元的民族品牌,丁世忠和他的安踏始終堅持“單聚焦”戰略,對“一雙鞋”精益求精。

晉江人的“拚”,更體現在敢闖敢試、勇於創新。

在晉江企業發展史上,曾有兩次爭先恐後、你追我趕的改革創新嚐試:上市潮與品牌潮。正是這兩股推力,極大促進了晉江民營企業的轉型升級。“始終堅持立足本地優勢和選擇符合自身條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經濟發展”,讓“晉江製造”脫胎換骨、贏得先機。

1998年,恒安公司在香港上市,帶動了晉江民營企業上市熱潮。晉江市順勢而為,專門成立“上市辦”,引導企業改製上市,形成資本市場“晉江板塊”,迄今,晉江擁有46家上市公司,數量居全國縣域前列。

如今,晉江已形成紡織服裝、製鞋2個超千億元和食品飲料等5個超百億元產業集群,全市擁有中國馳名商標42件、中國名牌產品13項。

改革創新,既要傳承成功經驗,更要解答新的時代命題。

傳統產業如何推陳出新?高成本環境下如何宜業宜居?新型城鎮化如何實現以人為本?一路走來,“晉江經驗”不斷與時俱進,不斷知難而進,從最初單一的經濟發展,拓展到產業、城市、生態、文化等全麵發展。

──產業轉型提檔升級。

在晉江洪山文化創意園,聳立著一頭半身肌肉、半身機械的犀牛雕塑,成為了“晉江製造”轉型升級的生動寫照:既厚植傳統、更擁抱時尚,為製造業輸入設計、智能、文化創意等新鮮元素,推動二產與三產融合發展。

──城鄉麵貌改天換地。

農村工業化早早興盛,也留下了城市化滯後的發展短板。直麵痛點,晉江秉承“為民建城、為民管城、為民創城”理念,以“全市一城、城鄉一體”的布局推進城市建設,改變“城市不像城市、農村不像農村”的“特大鎮”舊貌,致力打造“讓本地人留戀、讓外地人向往”的中小城市樣板。

──民生福祉大幅提升。

“待遇均等化、保障全覆蓋”“來了都是晉江人,晉江都是一家人”“城裏鄉村一個樣、新老晉江人一個樣”……這些在本地流行的口號,也正是“打工族”羅樹生作為“新晉江人”的真實感受。

從“晉江經驗”到“泉州現象”:沿海帶動山區、先富帶動後富、一域帶動全局

晉江在泉州,經驗共創造。

令人感奮的是,“晉江經驗”不僅與時俱進持續創新發展,在空間上更是走出一縣範圍,成為影響更為廣泛的實踐參照和思想資源。

近水樓台先得月,泉州市成為“晉江經驗”的首要實踐者和推行者,因為縣域經濟繁榮、產業特色鮮明、民企名企眾多而被譽為“泉州現象”。

石獅的服裝,德化的陶瓷,南安的水暖衛浴,惠安的石雕、建築,安溪的茶葉、藤鐵工藝……多年來,“晉江經驗”經由福建省、泉州市持續推動的縣域經濟發展、山海協作等戰略,通過產業鏈分工、產供銷合作等,迅速向周邊縣域擴散,產業集群形成了“一縣為主、多縣分布、成龍配套”的格局。

近年來,針對傳統製造業資源約束趨緊、同質化競爭、創新能力不足等問題,泉州市從“數控一代”入手、從產業生態圈入手、從金融生態入手,推進傳統產能“全流程優化、全鏈條協同、全要素整合”,打造搬不走的優勢和行業領先的競爭力。

走進恒安集團新型生活用品智能化生產基地,看不到一般工廠人來人往的熱鬧景象。基地負責人告訴記者,這裏的設備從德國、日本、意大利等國引進,總投資超過1億美元。生產智能化以後,次品率從原來的3%降到1%,而用工人數卻大大減少。用工最多的包裝環節, 過去20人現在隻需要5人,倉儲環節使用機器運貨搬貨,已經基本不需要搬運工。

福建海峽石墨烯產業技術研究院、晉華集成電路產業園、中科生物植物工廠……近年來,泉州以結構調整、產業提升“兩條腿”走路,不僅“靠自己的骨頭長肉”,還致力“外源引進”,妥善“處理好發展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之間的關係,處理好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關係”,統籌重大生產力布局,走出了產業低端的困境。

從小企業、輕工業為主,加快邁向大企業、現代集群;從鄉村工業化、重點鎮、中心鎮到城市大規模擴容、美麗鄉村建設和實施“城市雙修”國家試點……泉州的綜合實力不斷邁上新台階,經濟總量連續19年保持福建省首位;同時,“晉江經驗”加快複製推廣,全市有 5個縣域進入全國百強縣。

走進位於閩西山區的晉江(長汀)工業園區,一排排現代化廠房鱗次櫛比,運貨車輛往來不息。這片規劃麵積1.5萬畝的園區6年前掛牌,由晉江提供資金、技術、招商資源支持,重點發展高端紡織、農副產品深加工。目前,園區共落戶企業25家,其中億元以上規模企業7家,吸納3000多人穩定就業,其中貧困戶326人。

長汀縣是著名的革命老區,也是福建省23個扶貧開發重點縣之一。 2012年,福建省確定晉江與長汀對口幫扶,在項目、資源、機製上加大對接、深度融合。長汀先後派出2批16名幹部赴晉江學習取經;在2017年福建縣(市)經濟實力榜單中,晉江繼續位居十強之首,而長汀則躋身十佳之列。

“郡縣治、天下安。”縣域經濟的競相迸發,地方優勢產業的成長壯大,為泉州和福建的經濟社會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而在山海協作、對口幫扶、精準扶貧等一係列國家宏觀政策的指引下,“晉江經驗”這一寶貴財富也不斷開枝散葉,在遼闊的中國大地上留下更多足跡。

2007年,晉江商人陳德啟花15分鍾做出決定,用2億元簽下寧夏賀蘭山東麓的10萬畝戈壁灘。10多年來,他先後斥資16億元在一片不毛之地上種下500多萬棵葡萄樹,讓5萬多畝荒灘得到開發,幫助3000多名當地群眾實現就業。

晉江人素有急公好義、樂善好施的傳統。在富起來以後,這種傳統進一步發揚光大,從基礎設施建設到社會事業發展,晉江人留下了眾多扶危濟困、熱心奉獻的榜樣。

24年前,晉江順應企業家和群眾呼聲,通過多方努力爭取,獲批建設晉江機場。麵對資金急缺的情況,晉江企業發出捐款倡議書,短短半年多時間,上億元捐款從市裏、國內、海外匯聚而來……晉江機場成為改革開放以來捐獻比重最高的機場。

16年前,全國首家縣級慈善總會──晉江市慈善總會成立。截至今年4月底,該會已累計募集善款達到30.22億元,投入善款16.2億元用於各類慈善工程,以及定向投入衛生、教育、養老等領域,受助困難群眾近17萬人次。“不比財富比捐款、不比闊氣比名氣”在晉江企業家群體中蔚然成風。

從“閩南晉江”到“世界晉江”:以更大力度推進改革開放,以更強自信逐夢國際舞台

今年5月9日,非洲摩洛哥馬拉喀什體育館內,晉江接過世界中學生運動會的旗幟,《愛拚才會贏》的旋律在千裏之外的國際賽場上響起。

在2020年第18屆世界中學生運動會申辦過程中,晉江以“愛拚敢贏”的精神一路闖關,成為共和國曆史上首個舉辦國際綜合性運動會的縣級市。

從晉江籍華僑漂洋過海“討生活”到晉江產品走遍全球“找市場”;從乘勢“一帶一路”加大海外市場開拓到“以賽興城、以賽促產、以賽惠民”的體育城市打造,晉江的開發開放跨越曆史滄桑,道路越走越寬。

百宏越南項目、恒安俄羅斯新公司、盼盼海外研發中心……在擴大開放中,晉江企業堅定步伐“走出去”,既選擇要素成本優勢區域,也瞄準歐美目標市場。

在全球市場競爭中,晉江企業日益凸顯品質優勢和品牌力量,逐漸擺脫“草根、低端、低附加值”等既往印象,成為中國製造向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高端攀升的生動見證。

開放帶來更大的發展機遇,但也意味著更為激烈的競爭、更高的品質要求──產業如此,城市亦然。進入新時代,追逐新夢想,晉江重新標注自身定位:建設國際化創新型品質城市。

產業是城市的支撐,國際化的城市需要國際化的產業和項目,一向敢闖敢試的晉江人這一次把目光瞄向了信息工業的“糧食”──集成電路。

2016年7月16日,福建晉華存儲器集成電路生產線項目在晉江開工。該項目總規劃占地594畝,一期投資370億元,已納入國家“十三五”集成電路重大生產力布局規劃重大項目清單。

晉江市長張文賢說:“對於晉江人來說,不論是過去的鞋片、布片、紙片、薯片,還是今天的芯片,隻要專心去做片片皆可出彩。”

以“芯”為媒,晉江市更進一步,在晉華項目所在地新塘街道打造特色“芯”小鎮,致力於建立集成電路產業全鏈條,帶動上下遊產業發展,並配套建設田園風光項目,帶動集中連片的閩南傳統古村落改造提升。

既要“國際範”,也要“閩南味”。在晉江人看來,這是充滿創意和建設性的“混搭”:實現傳統一產、二產、三產轉型升級、互融互通和功能互補,達到“1+1+1>3”的效果。

習近平同誌在總結“晉江經驗”時提出:“政府對經濟工作既不能‘越位’,也不能‘缺位’‘虛位’和‘不到位’”。在晉江發展過程中,良好的政企互動發揮了重要作用。多年來,晉江市黨委政府始終堅持自身“領路人、推車手、服務員”的角色定位。在打造國際化創新型品質城市過程中,晉江把營商環境作為重要生產力,視作城市關鍵“品質”之一。

持續深化“放管服”改革。提出“馬上辦、網上辦、就近辦、一次辦”的“四辦”理念;完成權力清單和責任清單“兩單融合”;梳理公布“最多跑一趟”“一趟不用跑”清單1149項。

實踐證明,唯有改革開放才讓這片土地拔節生長,書寫出時代傳奇。不變的山海,見證曆史的巨變。新的時代方位,標注新的改革起點。改革不止步,奮鬥無窮期。“晉江經驗”既是曆史榮耀的光環,更是未來前行的坐標。 

新華社記者 劉亢 何雨欣 項開來 塗洪長

據新華社福州7月8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