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  ENTERPRISE CULTURE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主頁 > 企業文化 > 百花園 > 文學欣賞 >
張堃:萱草——母親的忘憂草
來源: 嘉立荷畜牧 張堃

五月,空氣裏彌漫著反哺感恩的芬芳,大家在所有可以展現母親節的平台裏盡情展示著對母親的尊重與熱愛,我也想通過自己的方式,告知遠方的母親——女兒的心緒。去年中秋,父母到津,多日未見,母親的白發有些刺眼,還是像以前一樣,什麽都不讓我幹,整日忙碌。想著母親瘦弱的身影,心裏陣陣愧意:母親為子女付出了一生,我憑什麽就這樣無動於衷地看著她忙碌,並且就這樣無動於衷了四十多年!我從她臉上止不住的笑意中發現:能夠見我一麵就是她心中最為期盼最為幸福的一件事!為了這一天母親一定期盼很久了,而我就是這樣心安理得地享受著這種母愛,數十年如一日!

古時候,一個孩子遠行前,會恭敬地在母親居住的北堂種下萱草,又叫忘憂草,就是希望母親有萱草相伴,可以忘卻煩惱,減卻思念之苦。春寒未消萱草就早早萌發新芽,迅速綠葉成叢,生機盎然,給母親以清新的陪伴;開花了,朵朵萱草花兒仰著金燦燦的小臉蛋,母親看著它們,忍不住微笑了。忘憂草——這是天下母親給它取的名吧?它是孩子希望母親忘憂的草,也是孩子愛與孝的代言草。孩子不在身邊,它就是母親日日堂前的安慰。然而,母親心中眼中的思念滿滿,又怎能容得下一叢繁花!正如孟郊詩中所說的:“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門,不見萱草花”。

我從高中開始就一直生活在外,俗話說“兒行千裏母擔憂”,現在想想,那時母親對於我這個遠行的女兒不知有多擔憂!那份擔憂,那份焦慮,匆忙了歲月,望穿了秋水。可那時的我卻不知道為母親種上一株忘憂草!甚至在每次收拾行囊要走的時候,對母親圍前圍後的嘮叨嫌煩,總是不耐煩地說:“行了,我知道了。”

如今,我也做了母親,我也開始為孩子日夜擔憂,寢食難安。母親節時,兒子一句“媽媽節日快樂!”就讓我熱淚盈眶,是啊,做母親的就是這樣容易滿足!可我從未對我的母親說過節日快樂……雖然老家還沒盛行過母親節,但有三八節、春節等節日,我何曾在節日的時候給母親送過祝福?成家後,逢年過節也給母親買東西,可卻從未用語言表達過對母親的感恩和祝福。現在想想,這對喜歡文字的我,難道不是一種缺憾麽!

我的母親,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但在我的心目中,我的母親是最偉大的!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中國傳統女性的勤勞與堅強。但凡認識母親的人無不誇讚她的精明與她的為人還有她的持家有方。我很為擁有這樣的一位母親而驕傲!她不僅僅給予了我們生命,更身體力行地讓我們懂得了如何做人如何做個好人。更讓我們懂得,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多苦多難,都要堅強都要有骨氣!都要與人為善真誠待人!

估計我的母親並不知道,曾經在老屋後菜園裏讓人賞心悅目的黃花菜,就是如今她女兒筆下的萱草——母親花,我也是在日後的學習中漸漸得知的。更可貴的是,在俗世溫暖的生活裏,它又成了立等可取的佳肴良蔬。當我們把它端上餐桌的時候,就叫它金針菜、黃花菜。據說史上品味金針菜的行家裏,紀曉嵐是比較著名的一位。一看到金針菜上桌,他就手舞足蹈,興奮不已。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間,母親已過花甲之年。但在我的心裏,總情願母親沒那麽老,母親,謝謝您把我帶到這個世界,願您一生幸福安康!也請您把我的祝福帶給全天下所有母親,對天下所有母親說聲節日快樂! 一生無憂!

 

     (嘉立荷畜牧  張堃 有感於2015年母親節)